從首次主演舞台劇開始,持續看著演員相葉雅紀成長的演出家‧宮田慶子。聞名連續劇界,也涉足舞台劇劇本的金子ありさ。和2位專業人士一起,相葉雅紀談論『君と見る千の夢』。

 

beststage_201006_2.1  

 

宮田: 和相葉君這是第4次合作,愈來愈成長呢。每次課題都能通過,連帶我這裡的門檻也提高。被這樣的相葉君所迫,思考這次要安排什麼角色比較好。而他本人又想演出什麼角色。於是總之先一起去吃飯,對吧。

相葉: 是(笑)。

宮田: 想嘗試的角色太多很猶豫。也和劇本家金子小姐討論。他已經是大人了也想嘗試愛情戲。不是奇怪的纏綿悱惻而是符合他個人的劇情。彼此都帶著傷尋找夢想。這個部份拿到很真實的劇本。

金子: 重新調查相葉君,才知道目前為止的戲劇演出中沒有戀愛全開的作品。

宮田: 在目前跨足許多領域的情況下,也以非常棒的型態在舞台劇上努力著,於是盡可能地想引發出平常看不到的相葉的表情。這次春也這個角色,有滑稽的一面和被嚴肅所逼迫等許多表情,發揮幅度很廣呢。

相葉: 很廣呢~ 很困難。

金子: 不過,我想這個方向絕對是好的,宮田小姐也告訴我許多她才知道的相葉君的表情。

相葉: 都是些什麼情報,好緊張~。

宮田: 放心。我沒說壞話。

金子: 雖然開朗有朝氣的好青年形象很強烈,問到舞台劇的角色揣摩趣事,該不會更有大哥哥或男人的一面?

相葉: 哪一種呢? 男人吧。

金子: 該不會,或許是不自覺地來到這個境界吧。畢竟宮田小姐一直看著他成長。

相葉: 完成這個故事,花了多久時間呢?

金子: 去年秋天左右開始構思,聖誕夜還開會討論。

宮田: 沒錯。2個人還說著"為什麼要在聖誕夜討論!?"(笑)。

金子: 記得是相葉君的生日...

宮田: 我們卻在討論劇本。

相葉: 嗚哇~ 不應該問的(笑)。非常棒的生日禮物。

金子: 聖誕夜開始寫3月寫完吧。3個月左右。

宮田: 春也原本是鋼琴演奏家,這麼設定的理由是?

金子: 雖然是開朗的青年,卻有點心高氣傲,內心深處帶著被拓印的某樣東西,思考這樣的人物模樣時覺得藝術家比較好。於是,決定聲音比較容易想像的鋼琴家。

相葉: 慢板(Adagio)什麼的,專有名詞很難理解很辛苦。

宮田: 台詞本身,也不是一般想所的分量。也向金子小姐要求大量台詞。

相葉: 長台詞是許多難關當中的1項試煉呢。而且不只1個地方2個地方。超過10行以上的台詞不投入感情表現是無法成立的,宮田小姐這麼說過。

宮田: 相葉君的無限開朗笑容也非常迷人,不過被逼到無計可施的表情也很棒喔! 數年前的排練場上真的被逼到不行時,相葉君困惑還掉淚呢(笑)。

相葉: 哈哈哈(笑)。真的不知道怎麼做才好。

宮田: 畢竟是第一次的舞台劇演出,沒辦法。到現在,只要被逼迫雙眼就會燃起火焰呢。明明感覺上這麼溫和,其實卻是討厭輸。

相葉: 其實,是的(笑)。

宮田: 說著"我知道了"然後咻地人就不見了。

相葉: 那是因為我很清楚宮田小姐說的話、給的建議很有道理。接著不是要思考自己該怎麼表現嗎? 當下如果宮田小姐在面前...

宮田: 會變成壓力...

相葉: 對。會不知所措。

 

beststage_201006_2.2  

 

宮田: 想再多說些什麼,人已經不見了。

相葉: 因為已經懂了。

宮田: 當下心想"啊,被他逃了"(笑)。最近已經不會一直被動挨罵了呢。

相葉: 都已經當了第4次的學生了(笑)。

宮田: 看得出來要被念了。

相葉: "來吧!"地拿著筆。

宮田: 被挑毛病也要記筆記。金子小姐怎麼看相葉的魅力?

金子: 好的意義上來說相葉有鄰居或親戚的感覺...

相葉: 啊~ 常被人這麼說喔。

金子: 所以我想即使是突兀的設定或做特殊的事情觀眾們也會跟著他喔。就像史蒂芬史匹柏作品中的主角也是普通的好青年。我想相葉君也是一位不管什麼設定都能呈現真實的演員。

宮田: 的確,這次的設定也是原本是鋼琴家而靈魂出竅... 說起來這樣的設定似乎很突兀,但卻也是木屐店老闆的兒子。對了,從靈魂出竅開始,這種寫起來簡單在舞台上要如何呈現讓人煩惱不已的鏡頭很多呢(笑)。

金子: 做有畫面的工作時也是如此,邊想這個會如何呈現邊寫。大膽地不做任何預測隨性寫。

相葉: 什麼~!

金子: 讓自己不要侷限在這在舞台劇上肯定辦不到什麼的。宮田小姐會想辦法的(笑)。

宮田: 就讓相葉君在舞台上展現分身術吧(笑)。

相葉: 不管面對什麼工作都是從投入幹勁開始,而這次那種感覺尤其強烈。也因為是為我量身打造的劇本。

宮田: 量身訂做的啊。不過還在趕製中。

相葉: 首日公演那天就會完成,請再稍等一下(笑)。

宮田: 也因為我們這邊逐漸想要更多。這次,也確實對演員提出高要求,但也再次通過考驗。在已經具備的許多面貌當中,如果可以更加確立演員‧相葉雅紀的面貌就好了,我想我可以的。...可以對吧。

相葉: 是、是的。排練之後一個人摸索。在排練場即使明白了回家後重看劇本還是有很多困惑的地方。

宮田: 很認真的在家做具體的作業呢。"我想過了,這個地方可以這麼做嗎?"地提出非常具體的提案。在這麼忙錄的每一天,還能這麼做真的覺得很偉大。

相葉: 宮田小姐看到那天的我後說的事,在家重新思考前後間的聯繫,還發現在其他地方也通用。

宮田: 可以自然地想到這些就是能力變強的證據,所謂演員的工作,我想就是拿出那個人當下的全部。拿出在各個領域上培養出的能力。這就是不只從事演員一途相葉君的強項。想執導每次都能看出那一年相葉君狀態的舞台劇呢。

相葉: 現在的我無所遁形。

宮田: 身為編導,這位演員身上發生了什麼事,多少看得出來喔。

相葉: 有很多庫存,但是沒有鑰匙打不開(笑)。宮田小姐偶爾會給我那把鑰匙吧。

宮田: 我沒有主要鑰匙耶~(笑)。不過,春也非常棒喔。用相葉君的形象拉出這個角色。

金子: 寫的時候注意的是,這是偷窺春也的腦部而成的作品。

宮田: 春也的腦內劇場。

相葉: 啊~ 原來如此。

金子: 希望觀眾們會有"居然看得到這個部分?"這種不可思議體驗的心情。

相葉: 建構出這麼好的平台,接下來就看我的了。我會加油!

 

 

M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