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問的是,嵐的事,以及他自己本身的事。看到他面對工作認真的眼神,以及談論喜愛的事物時好奇心旺盛的雙眼,就能理解他身為娛樂體現者的理由。出道第11年,朝向下一個階段嵐所迎接的第一個春天。稍微接觸站在萌芽季節入口處,松本潤的內心層面。

 

piaex_20100701_2.1  

 

      「歌舞伎座,不去不行! 因為4月的歌舞伎座好像會有很多名人演出」

      剛在訪問席上就坐,馬上打開放在眼前的某雜誌。發現「歌舞伎座さよなら公演」那一頁,急速變化的一年。

      「團十郎、勘三郎、海老藏... 真的很驚人耶! 3部制啊。看哪一部比較好呢」

      "興奮地"臉上浮起描繪上去的笑容般,再翻下一頁。接下來,是回顧笑福亭鶴瓶的談話人生。消息剛進入眼中似乎捕捉到什麼,立即翻摺頁角。就這樣,情報以相當快的速度進入松本潤腦中。

      以嵐身分渡過超級忙碌的2009年,迎來的春天。松本潤的眼中,現在倒映著什麼呢。

 

巡迴即使花時間,還是想走遍全國

 

----嵐發行10週年紀念的演唱會DVD『ARASHI Anniversary Tour 5X10』,這10年來,每年一定會有一場以上的巡迴演唱會。這也就是嵐與歌迷間的授受能夠成立的原因呢。

「不只為了歌迷們,也有我們5人的希望在其中才會持續辦演唱會。以前也曾經1年辦2次演唱會,不過以行程來說確實有難度。因此即使花時間,即使在空檔都還有其他工作,允許範圍內仍想巡迴全國,在這樣的想法下持續辦下來」

----去年的演唱會內容表達10年的感謝,包含曲目、構成等都以歌迷為第一考量。第11年,授受之間的平衡會變得如何? 接下來的演唱會反而變成由嵐發出提示訊息什麼的。

「這樣的內容,想看嗎?」

----差不多也想任憑嵐所為,或許有這樣的心態(笑)。

「也是。關於演唱會,這幾年確實很清楚地,展現當下的BEST,這種狀況很多呢。尤其去年也因為是10週年,更是顯著表現出來。去年也只發行精選輯。不過,並不是無可奈何地只發行精選,而是認為那樣很好才有的結果。10週年大膽地以容易明白、不發行原創專輯的方式進行。

    我們,在單曲方面大多演唱主題曲吧。所以我們的音樂性,就是在原創專輯的方向性上再加上這些。有這2面,綜合起來就是嵐。所以... 會怎麼樣呢。今後的巡迴朝向什麼方向,我想隨著之後發行的音樂方向性不同,也能窺見一二」

 

品味音樂劇  5天3夜紐約之旅

 

----在許多人渴求嵐的今天,是否經常體驗熟成不久就必須立即表現出來? 以創作的人而言,會想要有更多吸收新事物的時間嗎?

「在被渴求的範圍內,現在這樣就很好吧? 現在這樣。...在這樣的狀況下,也可以用具有自己風格的高明作法把什麼吸收到自己體內。經歷過這樣的事,學到這樣的東西什麼的,原本我就不太回顧。我想我原本就是這樣的人」

----即便不設置充電期間,也可以邊前進邊積蓄。

「畢竟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。並不是這幾年才開始這麼做」

----最近似乎利用數天的休假到紐約去。

「5天3夜。想辦法安排早、晚場,音樂劇4部,其他時間去MOMA,到處亂晃」

----休假也不是為了治癒疲累到休假地去,而是紐約。

「因為這次是為了看音樂劇而挪出時間」

----上次到紐約是什麼時候?

「流星(連續劇『流星花園2』的拍攝)到現在所以... 2006年。在那之前紀錄是2001年左右吧」

----久違的紐約如何看待?

「都沒變呢,也感覺到紐約的樣子,印象深刻的是空中公園(High Line)。市區,哈德遜河附近,保留過往貨物列車的軌道同時,有些地方變成空地。利用這些地方建設公園。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~ 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就那樣活用軌道,步道上有花朵綻放感覺很棒。和紐約的氣氛非常吻合的公園喔」

 

piaex_20100701_2.2  

 

想演出舞台劇的心情一直都有

 

----看了哪些音樂劇呢?

「『舞動人生(Billy Elliot)』『澤西男孩(Jersey Boys)』『搖滾時代(Rock of Ages)』還有『フェラ』的一幕和『歡樂滿人間(Mary Poppins)』的二幕。不管怎樣都想看『歡樂滿人間』,於是變成這種方式。『フェラ』也非常棒! 當然『舞動人生』也是。『舞動』是這次看的表演裡面最棒的吧。音樂很出色,我看的時候Billy一角、Michael一角的演員很棒。搞笑的品味以及Billy的舞蹈震撼全場」

----被百老匯所觸動,會想站上久違的舞台演戲嗎?

「不,並不是有時候想演出,想演舞台劇的心情一直都有喔。有機會的話,隨時都可以。在攝影機前面演戲,和在劇場演出我想絕對不同。重點是因為我喜歡舞台劇。而且紐約比東京人潮流動更快速。真的眼花撩亂」

----在紐約演出的音樂劇『TALK LIKE SINGING』訪問,問及香取慎吾時,他表示喜歡紐約的理由是「時間的流動過於快速」。

「嗯」

----在日本很忙碌的自己,在紐約靜止看著很忙碌的人們很有趣。

「我很可以理解慎吾君講的話喔。如他所說,待在時間的流動比東京更快速的紐約,有著不困惑的自己」

----不過那種感覺我們不太明白,我想只有忙碌不已的人才有真實感受。

「是這樣嗎? 不只我們,我倒是覺得大家都很忙」

----這是我自己的印象,松本的風貌以及醞釀出的氛圍,比起紐約更適合倫敦以及巴黎等歐洲文化。比起麥克傑克森,更會讓人想到大衛鮑伊(David Bowie)...。

「不管巴黎還是倫敦我都沒去過喔(笑)。不是沒有興趣,旅行的話歐洲太遠了。因為排不出時間,有很難去的印象。去巴黎5天3夜的話,沒有享受的自信。紐約的話,因為齊聚在曼哈頓,短時間內可以參觀很多東西。單單已經不是第一次踏上的土地這一點來說,下次要去哪哩,要看哪個表演比較好訂計畫。假設在巴黎時裝週的時機點得到假期,那去巴黎,看時裝展、也會去美術館吧。可能會這樣安排。要看時機點」

----然而現在,僅有的少數假日無法和前往國外新都市的時機一致。

「是啊。說到歐洲文化的話,電影什麼的我喜歡英國的作品呢。法國電影就有點... 吧(笑)。不過,不會一面倒地沉溺於某個文化或領域呢。我的情況是站在"點"上看東西,不是全部擁有宅男的體質呢」

----那個點有時在百老匯音樂劇上,有時候是歌舞伎,也會在鶴瓶大師身上。

「因為鶴瓶先生真的是很有趣的人對吧! 所以,以觀眾的感覺很平常地對談話表演有興趣。想看這個表演,沒有可以訴諸文字的理由喔。只憑感覺」

----不侷限於單一文化。等同於有效運用有限的時間,有這樣的優點。

「嗯。不侷限呢。娛樂不就是這麼回事嗎? 比起深度挖掘一個點,我想應該是更寬廣的。我喜歡在這個意義上的,具有娛樂性的東西喔」

 

現在最感興趣的是日本文化

 

----不固執,遍覽許多事物逐步前進過程中,最近,最引發興趣的"點"是?

「(稍為沉默思考)...日本。日本人,日本的文化。因為生活在這個國家,卻不知道日本的事。單就這一點,就有許多地方值得探訪吧。同樣一句話,只要變成方言就有很多不懂。到各地去也有獨特的風俗習慣。最近,覺得這樣的差異很有趣」

----傑尼斯也是如此吧。只有日本才有的文化對吧。

「我想是的。至少在歐美就不存在吧」

----重新發現日本的契機是?

「不知道那個觸發的點呢。尤其東京有東西過多的部分。我想是自然對身邊的東西產生興趣。只不過,東京不只東西人也很多吧。搭機回東京的時候從窗戶看到無數的燈火,被這麼多人居住在這裡這件事嚇一跳(笑)。電車也是擁擠不堪吧?

    不過,從電影及電視上看到以前的電車車上,就算同樣擁擠,在膝碰膝、面對面的座位,相鄰的乘客也會"你從哪裡來?""要去哪裡?"地對話。彼此不認識的人明明也能有對話,現在卻不同。時間的速度壓倒性的不同呢。現代就算有很多人在旁邊,也不太會干涉其他人的事。紐約也是這種感覺。手上拿著電話和咖啡,腳步匆忙地快走。置身在這樣的東京和紐約,會有"自己是什麼?"的迷失。相反地,如果不在意這些,也是可以不用在乎其他單純存在的場所。不過紐約,更是絕對不需要目的的都市吧。只不過,也不是可以放鬆的地方。紐約,如果精神狀態不佳,或許是不能去的地方呢」

    因此,現在的松本潤精神力絕佳。話題進行中,可以窺見隱藏在華麗視覺中的粗幹。他所選擇的點,從今以後會用什麼方式連結成線?來自他發散出的娛樂所建構的模樣,今後也想追尋。

 

piaex_20100701_2.3  

 

 

M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