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視著他,若有所悟。不論身在何處,靈魂都得以自由存在。歌唱也好舞蹈也好戲劇也好藝術也好,他的表現,之所以能夠撼動觀眾內心,是因為其中投射出"內心的原始模樣"。投入全身心靈的姿態,寄宿著令人炫目的純粹。天才荒木截取單一表現者的"現在"。題名「29歲半的肖像」。

 

voce_201007_1  

 

      「他是"沉默派"呢。嵐最近常常上電視吧? 看著看著心想,有一個好像很無趣的人在呢(笑)」

      荒木先生之所以稱呼大野為"沉默派",是因為攝影之前看過他的作品。將藝術分類為印象派和抽象派的"流派",以荒木先生風格的作風即興命名。「畫也很細緻呢。那些是在家默默畫的吧?」荒木先生一問之下,大野笑著點頭。

      受訪時也不多話。不過,說出的話一字一句都發自內心,直率,完全不浮誇,或許因為如此感受到獨特的幽默。只要有興趣就想透徹研究的性格。小學時沉迷漫畫模擬,加入傑尼斯事務所後,對舞蹈產生興趣。出道前的1997年,被叫到京都的劇場,持續好幾個月的一月5次公演。「1小時的公演一天5次,頭腦都已經快要壞掉了(苦笑)。而且一開始幾乎沒有觀眾入場,心想『我到底在做什麼?』。第2年,SHOW TIME(*公演的一部分)變成改變內容也沒關係,當時,形成自己的信念...吧。將來的事? 完全沒想過喔。一心想著觀眾都不進場該怎麼辦。哈哈哈」

      時至今日可以笑著話當年,但是對於離鄉背井獨自在京都生活的16歲少年而言,肯定每天都充滿不安吧。「牛郎好像很賺錢」聽說這件事時還曾經認真地和母親討論。「我問母親『當牛郎可以嗎?』,她回答『你是笨蛋嗎? 那是對誰都要說喜歡非說好話不可的工作喔!』,因為自己辦不到所以放棄(笑)」

      '99年以嵐身分出道之後2~3年間,或許因為對自己沒有自信,無法享受工作。

      「不過,無法找出樂趣結果是自己的問題呢。如果可以接受自己所做的事,自然就能找出樂趣。身為嵐的轉機? 嗯... 出道第3年左右,大家常常聊天吧。當時不管做什麼事都會被罵,辦演唱會也沒有觀眾入場(苦笑)。在演唱會舉辦地的飯店聊了許多... 原本感情就很好,不過5人一起認真聊未來當時可能是第一次」

      「想成為那樣」「想做這件事」,沒有像這樣對工作的欲望。只不過,截至目前為止有一件他自己提出想做的事。藝術個展。'08年於表參道HILLS舉辦的個展『FREESTYLE』,動員爆發性的參觀人數,幾乎改變表參道的人潮流動。

      「沉迷於創作立體物件,訪問中講到在做黏土,粉絲們說想看。因為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讓大家看,就跟事務所的人說這件事,當時回覆『我想想看』。真正實現是在那1年後吧。但是,從沒想過會辦得那樣盛大。其實只要在小小雜貨店的角落就好(苦笑)」

      歌唱、舞蹈、戲劇、藝術...。只要接觸他的表現活動,就不得不感受那份才能。然而「大家都很佩服你喔」地這麼一說,本人「一點也不厲害,完全沒有!」地全力否定。

      「只不過,只要做到能接受的地步,結果就會隨之展現。如果要替自己寫下職稱? "普通的人類"喔。並不是藝人。所以藝人在我心中是更加帥氣的形象。啊! 就是"人類"不是嗎? "人類‧大野智",就是這個!」

      不謙遜,不卑下,也不浮誇,只是,呈現真實模樣。是天真還是粗線條。那種,不屬於任何一方,無法捕捉的感覺完全是FREESTYLE,看著看著很舒服。

      「覺得做這份工作很棒的是... 可以見到粉絲們不是嗎? 和支持我的人可以在演唱會上直接產生聯繫,我覺得很了不起。我呢,因為不會很熱衷地每天想著誰的事,所以不懂呢。很不可思議」

      去年,最開心的事情是和藝術家奈良美智先生在電視節目中對談。現在仍是會互傳訊息的朋友。奈良先生和大野碰面後,「回想起自己剛開始從事藝術工作時的純粹」地說了這句話。一向大野轉達這件事,「咦,我也是這麼想! 想和奈良先生一樣純粹地面對繪畫。原來我們想的事一樣啊。呵呵,原來如此」露出今天最燦爛的笑容。

 

voce_201007_2  

 

  戲劇,是大家合力完成的東西  

 

戲劇工作也會有空檔很多的時候,不過,在自己內心所謂「直到最後」不知道到底要到什麼地步這一點,很困難。所以,只要一投入戲劇拍攝總是會有些錯愕(笑)。不過,並不會因為劇本上寫著「主演‧大野智」就有意識上的改變。因為我認為戲劇是大家共同完成的東西。(「人氣上升,期待值愈來愈高的情況下,沒有感受到責任的重大嗎?」) 沒有! 因為做的事始終沒變啊。比起這個,5年前用普通口吻跟我講話的人突然用起敬語,反而讓我嚇一跳(苦笑)。

 

  現在,仍在挑戰看不到完成型態的巨大繪畫  

 

開始畫畫是小學3年級的時候。朋友模仿七龍珠的角色,我也想跟著畫。一直持續到小6。某種程度上會畫之後,也會自己創作。立體作品也是如此,題材一直是人。開始會用像現在的筆法畫畫是在京都的時候(*'97~'98年)吧。因為等待時間很無聊,向造型師學可以細緻描繪的筆法、濃淡法等。個展? 很慶幸有辦喔。幾年後還想再辦。應該有人沒看過。現在也在畫大型畫。看不到完成型態的畫(笑)。有時間的時候在房間邊發懶邊畫。

 

  進入傑尼斯事務所,首先沉迷的是,舞蹈  

 

加入事務所,最初有興趣的是舞蹈。在京都演出舞台劇時,第2年左右我想也跳很多。嗯,滿足了(笑)。舞蹈,有非常想跳的週期... 或許。'03年演出『戰國風』這部舞台劇時,很多對戰場景,也開始想跳領域稍微不同的舞蹈。'06年的個人演唱會上,舞蹈方面,完全展現自己所學。歌唱方面,16歲左右去京都之前,在KTV唱歌是最快樂的(笑)。在前輩背後伴舞時期,只知道前輩們的歌曲,只會唱SMAP、KinKi Kids、V6的歌。現在? 會馬上被要求唱歌,不去KTV了喔(苦笑)。

 

  因為有嵐的大家,才有現在的自己  

 

嵐活動之外的欲望,我自己本身,沒有。未來的事從不曾想過,以後也不想去想。因為,想也沒有用吧? 不過,嵐的團員們似乎有各自的遠景,只要有人說想做什麼,當然我也會全力配合喔。有傑尼斯、有嵐的大家,才有現在的我,非常強烈地感受到這件事。而且... 如果從事其他工作會怎樣,也無法想像呢。對團員們的責任感,以及對粉絲們的感謝,如果沒有這些,我想我一定遊手好閒,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(笑)。

 

voce_201007_3  

 

 

M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