藤子不二雄Ⓐ的名作品『怪物小王子』連續劇化。主演·怪物君由大野智擔任。以主角為始,萬眾矚目動畫中的世界能夠原封不動搬上螢幕的話題作品。肯定已經開始拍攝的這個時期。採訪本身在開拍之前,話題或許會顯得陳舊,這部分敬請見諒。總之,究竟會是一部什麼樣的連續劇? 大野智現在,想要展現什麼樣的演技給觀眾? 追擊這些核心問題。

 

+act.mini_vol09_1  

 

      現在,說是"國民偶像"也不過分,超人氣團體嵐的隊長,仍然不變稍微駝背地,非常安靜地出現在現場。對超過必要的刻意、虛偽做作不拿手的他,聽到這次拍攝的概念是「投入(藝術)創作前後的模樣」就著因睡覺而亂翹的頭髮說「這樣就好,沒關係!」(笑),如同平常有點害羞的模樣,站在攝影機前。染上明亮褐色的頭髮,當然是第3部主演作品『怪物小王子』的模樣,當然,不論對於本部作品還有其他多少的準備和努力,訪問中,對於提問也「我不知道... 哈哈哈」地小聲笑著,一樣不變不多談自己的事。這份"不變"不僅大野,我想是套用在嵐5人身上都適用"最大的美點"。正因為他們必定不是一路走平坦大道至今,才有現在的人氣。也因此,能夠保有身為人的魅力一路至今。在這個意義上,"變化"最大的或許是大野。那是可靠的變化。那份溫柔及堅強的深度更加深刻的印象。自身在10年間,繪畫、創作累積下來的作品群,在首次發表作品集及個展中拉開序幕的2008年。接著,2009年,配合嵐倒數成軍10周年的步調,除了嵐的活動之外,大野本身也以『魔王』這部作品首次主演連續劇,繼而在全國嶄露頭角。這2年,大野智個人的大躍進相當顯眼。尤其,迎接成軍10周年這個對嵐而言重大的節日,對大野而言似乎也是"轉機"。「太過幸福反而不安...(笑)」認真地說著。如此不像偶像的發言! 地讓我們震驚,「多虧如此,慾望消失了」。似乎現在真的什麼也不想... 不能被騙。他是擁有那樣"尖銳爪子=才能"的同時,又一直想隱藏起來的人。「不喜歡被注目」的少年,現在正一步步地走向頂尖偶像之路。「對自己沒信心...」已經不是對自己過小評價,對誰都說不出口自己獨自煩惱著"當時的"大野了。和4位重要的夥伴一同走過的10年。獲得那份經驗與成長的"歷史",以及和成為心靈支柱重要的人們的"相遇"的現在,大野智已經將所謂"幸福"的堅強與巨大握進手中。在無欲無求的境地中面對第3部主演作品『怪物小王子』,究竟會讓我們看見什麼樣的"爪子"。同時,在那份"無欲無求"的前方,他又看見了什麼。現在非常期待這個答案。

 

----『怪物小王子』連續劇化。知道這件事情時有什麼想法?

「知道這件事是什麼時候呢...?」

----非常早之前就知道了嗎?

「是啊。去年的... 去年秋天? 秋天左右」

----知道之後的第一句話是?

「"有連續劇『怪物小王子』的片約喔""喔..."這樣(笑)。不太清楚『怪物小王子』的故事內容,但角色多少知道。不過那時候反應只有"喔"耶。"這樣啊... 不過,是真的嗎... 一定不會接吧"地,沒有認真面對這件事(笑)」

----(笑)。於是,過完年後逐漸成真的感覺。

「對。一點一點慢慢地(笑)」

----沒有看原著的漫畫、動畫嗎?

「看了。動畫是在小時候看的不記得了呢。不過,動畫要連續劇化很不容易吧...」

----無關緊要的樣子(笑)。

「哈哈哈。這麼想過喔。不過,(內容是)喜劇真是太好了」

----不像『魔王』那樣沉重的角色很慶幸?

「嗯,那種感覺真的很痛苦...(笑)」

----果然喜劇比較好?

「老實說比較輕鬆... 一點點啦」

----嵐的團員好像都叫"大佛君"(笑)。感覺到團員們也都非常期待。

「應該是吧,好像很期待。小葉對『怪物小王子』非常了解,為什麼那麼清楚呢? 所以現在正要他多告訴我詳情(笑)」

----再次查了『怪物小王子』的資料和原著... 和小時候看的印象稍微不同,感覺是非常深入而且很棒的故事。

「沒錯,就是那樣。雖然我不太記得... 也聽製作的工作人員說了許多,現在劇本也看到第2集左右,非常棒的故事。可以說富有教育意義,也加入可以讓人學到東西的要素...」

----說到藤子不二雄的作品,大野看過什麼?

「『多啦A夢』、『小超人帕門』和『奇天列大百科』... 不過,那都是籐子.F.不二雄老師的作品吧? 藤子不二雄Ⓐ老師的話『笑ゥせぇるすまん』」

----實際上好像和藤子不二雄Ⓐ老師見過面。

「對! 連續劇的採訪上見過面,非常有趣的人。大師級的人物都知道我這個人... 還說看過我的作品集(『FREESTYLE』),非常高興」

----好棒! 針對連續劇化這件事,說了什麼?

「啊... 完全沒有。他說連續劇是連續劇,完全交給專業人士」

----這個角色並不是人,目前為止這是第一次演出所謂"任性"的角色吧。

「是啊.....」

----「好難吃———!」「我才不要———!!」這種台詞...

「...完全抓不到角色個性(笑)。真的,怎麼辦才好?」

----一直在講這句話呢。

「昨天回到家也是,一個人練習唸出劇本台詞。雖然試了但是... 摸不著頭緒(笑)。抓不到要用什麼語調來講話。「好難吃———!」什麼的... 也沒講過這種話(笑)」

----讀劇本呢?

「對... 差不多要讀劇本了,先試著唸。雖然導演說"不要想太多維持原狀就好喔"... 即便這麼說也搞不清楚"維持原狀"是怎麼樣」

----那麼,與其揣摩角色不如先從心理建設開始?

「嗯... 是啊」

----之前不是說過「練習伸長手臂,揣摩那樣的心情」嗎?

「試了... 哈哈哈!」

----果然還是因為,以角色揣摩來說想要抓住什麼對吧?

「呵呵呵(一直笑)。我很白癡吧,自己在試...(笑)」

----不不(笑)! 畢竟身體能力不同於凡人... 也因為還在開拍之前,不知道CG會用到什麼程度。

「是啊,不知道。所以,稍微練習一下」

----如果能靠自己伸長手臂! (笑)

「對! 如果能讓人看起來有稍微伸長... 我是這麼想」

----這份心意很不簡單喔。也練習了怪物君的變臉(百面相)... 說是「結束在認識的人身上」...。

「試過幾次。像這樣(地,變化表情)」

----在鏡子前面?

「不照鏡子喔!」

----用想像的?

「用想像的。不過不行啊.... 在"很像某人"的階段結束」

----真的很認真。

「不...」

----那麼,現階段看到的"怪物君模樣"是什麼樣的呢?

「畢竟他什麼也不懂。人類的事什麼也不懂我想是某種程度的"純粹"。明明在虛張聲勢自己卻不那麼認為,反而覺得很平常。故事也是敘述怪物君一路學習著人類的事,自己也是如此,希望觀眾們也能一起學習、或說同樂。尤其是孩子們... 該說學習嗎? 不知道能不能感受到身而為人重要的什麼事。這一點不只小孩,我想大人們也能感受到什麼」

----對立的惡魔族王子角色由TOKIO的松岡(昌宏)演出... 很開心?

「很開心呢。前陣子拍攝海報的時候遲到... 用特殊化妝擺出一副相當恐怖的表情(笑)。不過,很適合。很慶幸松兄一起拍!」

 

+act.mini_vol09_2  

 

----這期雜誌發行時已經播出第3集左右了。會是什麼樣的作品... 真的無法想像。

「還沒開拍我也不知道會是什麼狀況」

----看了第1、2集劇本後感想如何?

「很好玩喔。故事也很充實...」

----要用什麼情緒去演,現在正在思考吧?

「不知道啊(笑)! 搞不清楚要怎麼演,後來闔上劇本去喝酒了... 哈哈哈。不過,船到橋頭自然直,大概(笑)」

----講得出這句「船到橋頭自然直」... 果然,第3部連續劇作品,累積下來的經驗很重要吧。

「啊...」

----拍攝『魔王』的時候因為是第一次,當時說「無法想像連續劇拍片現場」。

「嗯,第一次拍戲完全無法想像啊」

----之後拍了『唱歌的大哥哥』... 直到現在,抓得住連續劇片場的氣氛了吧?

「是啊... 是這樣沒錯」

----開拍之前,非常煩惱對嗎?

「是啊。現在... 什麼也沒想」

----角色當然也有關係,但是確實變得游刃有餘。感覺如何? 連續劇片場在大野君心中是什麼印象?

「現在... ? 怎麼說呢... 畢竟沒想過自己會演連續劇(笑)」

----而且是短期間內連續幾部。

「沒錯。嗯... 不過,現在如何呢... 不太清楚呢。總之"從早拍到晚"的感覺吧(笑)」

----不過,稍微可以抓住拍戲的節奏了吧?

「稍微可以。這一點很慶幸。意外地,拍攝雖然辛苦結束後卻覺得很好玩... 果然還是因為片場的氣氛很好。多虧如此喔。『唱歌』還是第2部作品... 不論故事或角色很慶幸還不至於那麼深入」

----果然和舞台劇有著不同的樂趣吧?

「是啊... 是這樣沒錯喔。連續劇呢,排程上也會趕在最後一刻拍攝,這些累積下來才能在畫面上看到整體。舞台劇自己看不到自己,就是當下的演戲」

----兩種都喜歡?

「很好玩喔。不過是殺青後才會這麼想,哈哈」

----(笑)。「殺青後才覺得好玩」代表拍攝期間非常集中心力。

「一旦開拍,也無法去喝酒...(笑)」

----確實有那樣需要克制的部分。例如... 電視和舞台、戲劇的規模等等,這部分有甚麼不同或改變嗎?

「不太注意... 不過電視的話,可以透過螢幕看所以能修正... 會知道自己演出來的樣子。被要求的指示及演出也是自己看比較清楚,所以,講極端點... 如果完全沒有時間限制,想全部演一遍,自己看了之後再重演一次」

----這樣... 相當花時間耶(笑)。

「哈哈哈(笑)。一次正式拍攝,看螢幕確認後想要求再演一次。只要看過一次就知道能做得更好。但是,那樣的話說不出口... 所以不太看小螢幕」

----那麼,會看電視播出嗎?

「嗯... 雖然期待,卻也會挑毛病」

----總之是希望做出萬全準備的人呢,對於角色。

「嗯... 是啊。這一點很A型吧」

----相反的,演出的時候也有覺得「很棒」「這裡演得真好」的時候吧?

「有喔。也有看了小螢幕後發現完全和想像不同的時候」

----那很沮喪呢...

「"咦? 這樣啊..."的情緒。那是自己的能力不足。會感到灰心(笑)。不過,現在愈來愈不在意了」

----在好的意義上,果然是適應了吧。

「是啊。漸漸地不想太多。當下拼命去做就夠了」

----個人演出就算了,畢竟戲劇是大家一起完成的。

「對... 就是這樣」

----那麼,接下來想針對戲劇提問。也就是說,今後也會希望一直演下去...

「咦...!?」

----咦... 不喜歡?

「也不是不喜歡」

----還以為肯定會列入將來的構想之中...

「不知道... 怎麼說呢? 想要... 輕鬆地演。這麼說可能不好,粗糙或說... 輕鬆? 地演」

----是指體力上? 精神上?

「都有。緩慢地、悠閒地去演。就是... 嗯,總之毫無壓力地去演(笑)」

----總之,不只舞台劇,能在電視上看到大野的演技非常好。

「是這樣嗎?」

 

+act.mini_vol09_3  

 

----現在持續演出連續劇,會想演舞台劇嗎?

「嗯,偶爾會想呢。想感受那樣的氣氛。偶爾啦」

----毫無壓力演出的意思是... 例如,一年一部連續劇?

「...嗯,奢侈來說(笑)」

----嗯... 想要看更多戲劇作品呢。

「ㄟ... 這樣,我會更加油! ...不,想要輕鬆拍喔~ 連續劇沒辦法輕鬆拍啊(笑)。連續劇絕對無法毫無壓力的。會變成時代劇...」

----我想沒有演員會被請求演出這個怪物小王子喔。這代表大野擁有戲劇的可塑性。

「...連我自己都還看不到那樣的可能性(笑)」

----不不,意思是具有那樣的潛質。

「...這陣子拍攝宣傳海報,戴了假耳朵,拍了自己的照片(地拿出照片一直笑著)... 真的在演呢我。怪物小王子... 真的在演喔(笑)」

----真人化! 的感覺吧,就是動漫裡的樣子。

「這副耳朵超舒服的。矽膠材質,摸起來超舒服的。而且每次用完都會丟掉」

----每次都會換新的啊。

「嗯,說素材會變得破爛」

----啊... 更加期待了喔。連同合作演員們,真的非常符合漫畫的世界! 首先是"同年"的崔洪萬先生的弗蘭肯角色。

「對... 和我同年呢(笑)。這陣子拍攝海報的時候碰面... 比想像中更高大... 而且還要戴上弗蘭肯的假髮約20公司左右。視線已經是這樣(地,頭大幅度上抬)了」

----和崔洪萬先生是首次合作,和吸血鬼角色的八嶋智人先生、狼人的上島龍兵先生,也是第一次?

「第一次... 應該說綜藝節目上曾經合作過,不過戲劇是第一次」

----很期待呢。

「看劇本後發現... 這3個人一直在一起。所以,很期待。拍攝還沒開始真的很多事都不知道... 卻覺得,只要享受它就好」

----喜歡眾人共同作業嗎?

「嗯,是啊,喜歡。那個... 不過拍『魔王』時沒有多餘心力去感受。是說,以作品來說也是如此,畢竟是第一次的經驗。接著『唱歌』... 那部作品角色來說也有夥伴,"大家共同努力"的感覺相當濃厚」

----『魔王』是一個孤獨的人呢。

「因為只有一個人...(笑)。沒有辦法大家熱熱鬧鬧。和斗真雖然不是在較勁,大概也只有那段互動... 因為是和誰都沒有互動的角色。現在覺得也會有那樣的戲劇類型,不過『唱歌』是以團隊合作為前提,矢野家的鏡頭非常有趣。首先進行相當程度的試演,接著大家一起正式拍攝。像這種感覺。稍微試一下,接下來"那,來拍吧!"這樣隨興的感覺也能成立... 大家一起共同製作的感覺非常強烈。所以我想這次也會有在那樣氣氛下營造出來的趣味」

----舞台劇、連續劇、電影等多種戲劇嘗試,大野喜歡演戲嗎?

「喜歡喔」

----在哪個部分感覺到有趣?

「基本上和"創作"一樣吧」

----和繪畫、雕塑人偶相同感覺?

「嗯,另外... 自己也"在創作"對吧? 也有這份樂趣。變成不是自己的時候,也有那種感覺」

----接近自己的人、愈和自己不同愈有趣,喜歡哪一種?

「這個嘛,不同比較輕鬆吧?」

 ----原來如此。

「那個... 嵐5人一起拍的電視劇(『最後的約定』),當時的角色是最難的」

----有稍微接近本質的部分...?

「對,也有這個部分... 搞不清楚很困擾(笑)。那樣是最莫名其妙的」

----不過,現在那樣"莫名其妙"的狀況感覺也能平心靜氣。之前會一直思考煩惱著... 現在轉變成"莫名其妙"的狀況也只要享受就好。

「嗯... 變成'總之先試試看!"呢」

----正逐漸擺脫A型氣質?

「是啊,開始變得不在意小細節(笑)」

----那是為什麼呢?

「我不知道(笑)」

----果然也因為"適應了",還有大家共同努力的氣氛吧。

「是啊... 全部變成"去享受就好!"。"絕對要讓它成功!"這種的... 消失不見了」

----以前還考慮到是否成功啊。

「嗯... 要做就做到最好。舞台劇也是任何事都... 必須超越自己。有那樣的想法。不過現在不想那些了」

 

+act.mini_vol09_4  

 

----怎麼說呢... 那樣超級愛擔心的大野君能轉變成現在的心情,有什麼契機嗎?

「啊... 那當然是(嵐的)10周年佔大部分原因。去年很重要。嵐10周年演唱會從國立競技場開始直到去年年底。10周年活動等獲得很多表演機會... 也得到很多祝福,很多人對我們說"恭喜"... 真的很多人說,真的呢... 真的覺得夠了。非常幸福呢。幸福到懷疑受到這麼多人的照應真的好嗎這樣」

----啊... 的確當時也講過「太過幸福有點不安」。

「沒錯(笑)。我這麼幸福要怎麼辦... 夠了,我滿足了!! 會這麼想」

----擁有那樣的幸福已經夠了。

「對對」

----這樣啊... 因為可以迎接10周年相當重大... 已經不再考慮自己了。

「或許是... 對」

----能夠走到這一步,能夠如此幸福!

「對... 沒有預期會到這一步(笑)」

----(笑)。嵐真的是以幸福的形式迎接10周年呢。

「是啊。和團員也聊了許多,受訪上也回顧了很多。覺得堅持了10年太棒了」

----認為自己也改變了嗎?

「是... 啊,呵呵(笑)」

----真的改變了吧。

「改變了吧」

----這是代表大家的心意講出的話... 我想現在嵐的人氣,當中大野的力量也佔多數。

「咦... 我什麼也沒做喔」

----那個個展和作品集可以說是引爆點。團員們也都大聲說「我家的隊長很厲害喔!」... 有那麼多人前來觀賞。

「那個我也嚇一跳喔,是個謎團(笑)。個展也是,一開始並不是要在那麼大的場地辦。我想像的是規模再小一點,喜歡的人、粉絲們隨興來看一下的地方。決定那樣的場地後工作人員也很擔心(笑)。沒想到... 會有那麼多人來!」

----而且,和嵐的巡迴演唱會一樣,個展也全國巡迴...。

「很驚人呢。真的嚇一跳」

----作品集當中大野的話,我想大家都很震撼。「沒有天才,持續做喜歡的事是才能」這句話。

「喜歡喜歡... 那個作品集裡只有這句話吧(笑)。只有講"因為有興趣,很喜歡喔!"這句話吧」

----那份心情至今不變?

「不變呢。當時的受訪很快樂(笑)」

----內心有那麼多的想法,有那麼多話要講,卻能夠如此沉默。

「哈哈哈。不過其實... 目前為止也不是那麼能對人說的話對吧。畢竟是自己內心喜歡而去做的事。...對吧」

----舉例來說,大野的才能如此廣為人知的現在,如果有「希望做出這樣主題的作品」如此藝術家的邀約也不奇怪。

「嗯,不過那還是很困難啊...。雖然也不是非常討厭」

----不排斥既定的主題?

「嗯。在日本電視台進行嵐的特別週時就是那種感覺喔(依循節目端的主題創作作品)。雖然時間不夠...」

----開心嗎?

「到了後半的話。看得到的話就覺得開心... 不過一開始很抗拒。但是,在自己心中... 離期限還有2天。於是自己決定(製作時間)4小時!(笑) 因為不想之後拖時間... 雖然工作人員說不管到幾點都沒關係,因為做不到,會一直想"還有2個小時啊..."」

----一樣不變,喜歡下個日期逼迫自己呢(笑)。

「呵呵呵。非常忙碌的時候就想畫畫...(笑)。自己創作的時候可以這樣,連續劇的話... 真的就辦不到。如果因為有2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就畫畫,馬上就到出發時間了(笑)。不背台詞不行,不洗澡不行... 有很多事必須做,之後只要稍微發呆一下時間就過了」

----不會有想畫不能畫的壓力嗎?

「這種時候會在休息室畫,因為有空稍微畫一下」

----現在注意到... 果然像那樣畫畫多在舞台劇或拍電影的時候。

「嗯」

----演舞台劇或拍電影的時候因為知道最後的結果,有種知道劇情的安心所以才辦得到吧?

「這或許也是原因之一。連續劇因為不知道最後的發展... 另外,拍電影的時候一直在等待... 既然要等那麼久乾脆來畫畫(笑)」

----『黃色眼淚』時也是,拍攝中一直說無法掌握角色似乎很不安,結果也掌握得很好。

「...哈哈哈」

----一直覺得大野可能不太喜歡聊自己的事。大概因為自己內心的原則或是已經決定的事,也不需要特別說出來吧。

「嗯,是啊」

----而且,因為認為那樣很理所當然... 就算被發現什麼的人稱讚,也會錯愕地覺得「咦,是嗎!?」「那是要對人說的事嗎?」這樣。

「啊... 嗯,可能真是這樣。總覺得去說明自己的做事方式很奇怪。不喜歡這樣吧。因為,聽到的人也會有"那又怎樣?"的反應吧。我有時會這麼想」

----這樣啊。

「雖然做著必須去解釋自己在做什麼的工作...」

----大野原本就喜歡"言語"嗎?

「不討厭喔」

----說話、閱讀、書寫... 說起來,和(流行藝術作家)奈良美智先生碰面時曾說過,回家後會把當下感受到的心情像日記一樣寫下來。

「嗯,像記錄當時的心情一樣。還模仿奈良先生的畫。畫完後拍照傳給他。"我模仿你的畫~"地傳過去,他回"3Q♡"喔!」

----好像真的很開心(笑)。

「很慶幸認識奈良先生。那個時候正在畫新作品... 但是遇到瓶頸完全無法繼續。也坦承自己的狀態,和奈良先生對話後有許多頓悟」

----像這樣"與人相逢"也幾乎到了不需要再繼續的地步,因為有如此棒的相遇才有"現在"。

「嗯... 就是這樣喔。我遇見的每個人都是好人。真的很幸運」

 

+act.mini_vol09_5  

 

----下個目標、夢想、野心什麼的,沒有這些慾望嗎?

「沒有,沒有沒有(笑)。慾望全都沒有了... 沒有喔」

----再辦一次個展。現在只有這個?

「嗯... 是啊。如果要再繼續的話,如果要再辦的話,釣魚雖然也不錯... 繪畫的方式才可以讓大家看。釣魚只是自我滿足就結束了」

----也想看笑得非常開心大野的釣魚姿態啊。

「啊,也把這個列入個展的一部分就好(笑)。啊... 不畫不行。(作品)累積不了啊」

----已經覺得大野不像偶像了,居然還說沒有慾望...(笑)。從以前就不喜歡站在人前嗎?

「最討厭了(笑)」

----這麼一想... 很不可思議呢,能夠這樣。

「哈哈哈... 討厭被人看到」

----偶像正是被人看到的工作...?

「所以現在還不行啊... 攝影機非常近距離的拍攝什麼的。會想"什麼啊... 這麼近(汗)"(笑)」

----明明成長那麼多,這一點卻沒變(笑)。

「打心底就不擅長吧?」

----不擅長的事情做了10年...。

「是吧,不可思議吧。所以... 真的很幸運喔,我」

----不過,更幸福也好喔。當然10周年很幸福,之後還要更加幸福啊。

「哈哈哈! 已經夠了喔~(笑)」

----也不奢華,這麼不像偶像的人... 很少見喔。

「(笑)。開心就好。最終,只要開心就好了。或許只想著這件事。任何事都一樣,最終只要開心就好」

----也曾有不開心,因而痛苦的時期?

「啊,有喔。是啊,因為慾望消失了... 因為會這麼想了。頓悟? 智頓悟了(笑)。要說慾望,只有釣魚吧。有想釣魚,也有想再去這樣的慾望。海上的話,不管多久都待得住喔。為什麼呢。不過,非常幸福。變得如此沒有慾望」

----前路有什麼在等著呢?

「是啊,有什麼呢... 想要慢慢去做。任何事都快樂地做,只要結果能夠感到快樂其他都不重要。另外,總之現在,要享受連續劇的拍攝!」

 

 

M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